中国产业新闻网
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
分享微信微博APP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民营银行“鲶鱼效应”发挥了吗

来源:城市金融报 编辑:金子 2020-11-20 11:51:37

  2014年12月,微众银行获得由深圳银监局颁发的金融许可证,成为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六年过去,我国民营银行数量实现了从0到19的突破,经过时间的积淀,这批中国金融市场的“弄潮儿”发展状况如何,在银行业中竞争优劣几何、“后浪”的成长是否达到了此前监管和市场对其的期许?

  2020年4月16日,无锡锡商银行正式开业。

  经过六年的沉积,至此我国开业的民营银行已经扩容到19家。翻看民营银行最新交出的成绩单,可以发现其整体发展已渐入佳境,横向对比来看,净息差、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在银行业中表现突出。

  净息差、不良贷款率表现优异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今年1至9月,民营银行整体实现净利润65亿元。从盈利能力看,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净息差为3.66%,远高于银行业同期2.09%的平均水平;在资产利润率上,民营银行整体实现0.81%的资产利润率,略高于银行业同期0.8%的平均水平,这一指标低于大型商业银行的0.88%,与股份制商业银行持平。

  净息差表现突出的原因之一在于,与传统商业银行比,民营银行重点在于满足长尾小微客户的借贷需求,资产主要面向下沉客户,也正是因为服务下沉客户,其议价能力相对较强,贷款利率水平普遍偏高。“民营银行的性质要求其将盈利及股东回报的最大化放在首位,同时由于民营银行在资金来源上更多依赖于战略投资者及股东上下游的客户等,服务客户群体不与其他银行产生直接竞争,整体的资金成本能够保持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因此息差相对更高。”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如是说。

  此外,由于民营银行成立不久,业务大部分仍在探索期,风险尚未充分暴露等因素,相关风险指标表现也相对优异。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88亿元,不良贷款率1.4%,低于银行业1.96%的平均水平;同时拨备覆盖率为300.51%,远高于银行业179.89%的平均值。

  对此,王剑辉认为,在拨备覆盖率上,民营银行注重品牌效应,为了展现自身有偿债及处理坏账的实力,同时加上监管的鼓励促进,会将拨备覆盖率相应调高。

  资产质量、资本充足率现恶化趋势

  我国民营银行的批筹时间呈现明显的政策周期特征,从历年的民营银行批复数量来看,2014年5家,2016年12家,2017年至2018年沉寂2年后,2019年重新开闸,2家获批。

  据了解,2017年民营银行首次被纳入统计,在银保监会公示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情况表中崭露身影。

  与2017年末的数据纵向对比来看,民营银行资产质量呈现了恶化趋势,抵御风险能力大幅下降,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1.4%的不良贷款率,较2017年末的0.53%上升了0.87个百分点;300.51%的拨备覆盖率较2017年末697.58%的指标下降了379.07个百分点。

  针对民营银行资产质量恶化的情况,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李万赋认为,贷款产品的不良水平本身存在滞后性,民营银行业务发展之初,面对长尾客户推出的贷款产品利率较高,其风险随着时间增长逐渐暴露出来,不良率也逐渐提高。

  王剑辉进一步表示,近两年,在中美贸易摩擦、疫情等因素影响下,企业经营环境受到影响,偿付能力下降,进而导致了银行业资产质量都有所下滑,而由于资产质量下降、定价能力逐步减弱等综合因素,民营银行可用资金减少,拨备覆盖率也随之滑落。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在经济下行周期内,面对系统性压力,金融行业的盈利能力首当其冲受到挑战。今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整体累计实现净利润1.5万亿元,同比下降8.3%。民营银行盈利表现优于行业平均,2020年前三季度,民营银行实现净利润65亿元,同比增长14.04%,达到去年全年净利润的79.27%。

  但从盈利能力指标上看,民营银行净息差虽然在全行业中仍占据优势,但纵向对比优势已明显收窄,2020年三季度末3.66%的水平已相较2017年末的4.52%下调了0.86个百分点,与其他银行间的差距不断缩小。

  究其原因,受经济环境影响,民营银行股东自身资金承压,持续投入能力受到影响,同时,客户收入下滑,支付能力趋弱,能够承受的利息成本也在下降,叠加民营银行面对外部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以及同行的竞争日益激烈等因素,贷款利率走低,资金成本越来越高,致其高息差的优势逐渐减小,并且净息差下行的趋势仍在延续。

  “鲶鱼效应”并不明显

  在监管的鼓励下,大量的民间资本通过可控的方式进入到银行业,与传统银行业务互补又相互竞争,促进银行业活力,作为完善中国金融机构体系的重要一环,民营银行的市场价值不言而喻。那么,发展六年,民营银行是否真正发挥出了“鲶鱼效应”?

  在王剑辉看来,民营银行的成长环境相对有利,监管层希望其发挥出“鲶鱼效应”,培养竞争力量来增加市场的多元化。尽管横向对比来看,民营银行各项指标表现较好,但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发展还处于“婴儿状态”,在全行业中形成的“鲶鱼效应”并不明显。民营银行因其内部经营管理机制、制度建设、薪酬竞争机制等偏向民营市场化,能够更好的体现出市场竞争力。不过从体量上看,民营银行在这类中小银行领域也未能占据重要主导作用,仍需更多的时间来成长。

  王剑辉进一步建议,目前民营银行的批筹远未到全面放开的阶段,未来建议适当增加民营银行的数量,或现有的部分农商行转成民营的体制释放内部活力,更好的发挥机构的“鲶鱼效应”。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监管层屡次提及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银行发起设立,这意味着我国民营银行将源源涌入新生力量,下一发展阶段,“弄潮儿”们将掀起怎样的浪花,市场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金子
相关新闻


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产业新闻网 © 版权所有2018-2022